冰雁

鯰骨×安清永遠不分離~

關於更文這檔事

事實是這樣的:

個人上次最後一篇文在段考前(六月啊啊啊,原以為段考後暑假比較有空,但天時地利人不和,本冰忙!翻!了!結果暑假結束剛開學應該也比較閒的啊,但手機壞!掉!了!!重置後遊戲數據沒了(抱歉我就是沒有連電腦QQ,文也沒了,蝦米都沒了!!!!

於是心灰意冷的我(喂,遊戲重玩時覺得心酸,看刀亂同人覺得要窒息(喂喂喂,這造成如此嚴重的拖文現象……

其實說這麼多只是想說聲抱歉,對大家更對自己感到抱歉,本冰還是深以一嬸為傲的,希望我能快點寫出來😉

足的誘惑03(鯰骨)

啊哈哈我拖好久了(吐舌><)
感覺腳戲份越來越少了(離題離題啦!!!
接近期末小的實在忙…(學生檔的無奈
快要接近核心啦請大家多多觀照~(被打)
以下正文↓↓↓↓↓↓↓


骨喰現在很煩躁。

近17年的人生裡,他一直是冷著一張臉,心硬的跟石頭一樣過來的,就他現在的鄰居的話來講,就是「一張瓦楞紙,還是空白的」

不是故意疏遠他人,而是天生高冷的氣質讓他不懂得如何與他人交往,當然他也不在意。

「交朋友,有什麼意義嗎?」

每次他熱心的舍監問他學校生活,都是這個回答。

其實他不是沒有朋友,而是不認為那叫朋友。與人的對答覺得是基本的禮貌,對方跟他攀談也不是非得拒絕。

但稱之為朋友,他認為太過束縛了。

以這個名義換成另一個角色,依這個角色的潛在規則行事,他不認為雙方變成「朋友」後會比較快樂。

所以骨喰藤四郎,在這17年光陰裡,沒有朋友。





一想到剛剛的事,就覺得心裡萬馬奔騰。

烏黑的長直髮被泳池的波光映射,襯得更加烏亮,跟自己雷同的紫色眼眸,帶了點深沉,雖然皮膚不像自己般白皙,但就男生而言也是耀眼的白,很健康的那種;身高目測比自己矮,但也只有一點,腿又細又長,感覺有些營養不良,因上岸而交握的手帶點薄繭,沙沙的蹭著應該很舒服吧……

天啊,我在想什麼!

冷酷的臉剎那飛過一抹嫣紅,因為表情依舊面癱,一旁同學還以為他嗆水了,急忙幫他拍背。

道過謝,骨喰繼續思考剛剛的黑色人影,越想越覺得,剛剛一瞬間的臉紅,是源於一股莫名的熟悉感,細細地、很溫暖的氣息,讓人不禁放鬆下來、想依靠上去。

太奇怪了。從沒有過這種討厭的說不清的感覺。

骨喰大吸一口氣沉進水底。

水裡很寧靜,而且沒有那討厭的妖冶的火熱,只有涼意包覆其中,溫柔地環著他,仿佛全世界只剩自己一人的呼吸。

沒有那、討厭的、妖冶的火熱。

——坍塌的屋子發出恐怖的轟隆聲,四處亂竄的烈火燒得劈劈啪啪。

——開始融化的空氣一層一層黏到皮膚上,流進肺裡。

——虛弱,但能聽到由遠而進的呼喊聲,卻不很清晰。

——啊,要不行了。有人跌撞著衝破燃起的木門。

——有人在用力的搖他,似乎也大聲喊著自己。

——他是誰?為什麼來救我?後來呢,他在哪?

他是誰?他是誰?

他是誰他是誰他是誰他是誰!他到底是誰!

骨喰抱著痛得要滲血的頭,不清楚有沒有尖叫,他只知道頭好痛、好痛。

一種遺忘了珍貴事物的痛。

放棄回想,放棄主宰身體的痛楚,任由意識模糊。

沉在水裡,被放逐的感官無意識間感覺到一雙手將他抱起,很溫柔的將他放在懷裡。

啊……是他。

骨喰如是想。





「啊你醒了!老師老師,骨喰他醒了!」

一睜眼,應該要是白皚皚的天花板的,卻只見一片黑瀑和閃爍擔心的紫眸。

看不出來他到底是開心還是難過,明明嘴開心地咧著幾乎都要斷了,但眼淚鼻涕卻流個不停,這兩種表情混合在一起,實在是——

「醜死了,蠢死了。」

「啊啊你怎麼這樣說啊啊!」

骨喰捏住對方的耳朵,臉實在慘不忍睹,不是很想碰。

看著鯰尾不知是因為話語還是耳朵在那邊嘟嘴大聲抗議,心情是前所未有的好。

「還不知道……你的名字…」

趁著鯰尾好不容易安靜時,小聲說道。

只見對方迅速回神,晶亮的紫眸撐得老大,然後露出燦爛的笑,像是要把冰塊融化般,他的愉悅也包裹著骨喰。

「鯰尾,鯰尾藤四郎喔!」

大大漾起的笑容,讓人目炫神迷,讓人忍不住想靠近,讓人——

動容地落淚。

「骨喰!骨喰你怎麼了!骨喰!」

豆大的淚珠滑落白皙的臉龐,微紅的眼微紅的鼻,不知怎地令人一陣陣的心痛,想要疼他,疼到再也看不到他難過的模樣,希望他一直就是原本的樣子,面癱面癱的,卻很精神飽滿,對任何事物抱有好奇心。

哭泣中的骨喰顯然把鯰尾弄得不知所措。

「呃…好啦好啦,不要哭了嘛,我知道都姓藤四郎把你嚇到了,但也不用……」

猛地抬起臉,淚都未乾,骨喰這才意識到——

藤四郎!都姓藤四郎!

沒記錯的話這是母親說過,存有羈絆的姓,是很小時……欸?很小時的什麼?

陷入打結的回憶中,越思及就越是難受,但怎麼樣就是想不起來七歲以前的事。

原本從來不在意失意這檔事,覺得過好現在的日子,別忘了該做的事就好。

但現在,他極度想要回想起。

眼前的這個黑髮身影,短短不到一小時內,觸及了回憶太多次,多到他開始在意,以前的他們有過什麼。

應該是有的,熟悉感很強烈。

但對方也是剛認識的樣子,總不會兩人都失意吧。

看著鯰尾擔心卻笨拙的蠢樣,骨喰決定先不管記憶問題。

忍不住拍拍他頂上呆毛,看到他怔住傻住臉還淡淡地浮出粉色,嘴角不受控制的上揚。

「怎…怎麼了…你…!」

笑起來的骨喰好美,仿佛周遭飄起了櫻花。

帶著笑意地看著。

帶著沉醉地看著。

——十秒。

怎麼有種OOC感……
骨喰似乎要反攻?!
小的已累,回家啃書(喀滋喀滋
大家有沒有發現為何鯰寶寶會出現在保健室呢?
啊哈哈我也不知道欸去問他…唔!(n次被打)

足的誘惑(鯰骨)02

總覺得劇情有點拖Orz…
各位大大賞個臉唄哈哈~
有種越來越像free的感覺……
我家鯰寶寶一直發呆(這樣是追不到人的!
忘了說~這是he哦happy ending~
希望大家會喜歡!
一下正文↓↓







「什…什什麼好慢?」

鯰尾尋著聲源往上看去,逐漸,絲絲白縷晃進眼簾,對上了一對紫眸,仿佛無基質紫水晶般閃耀著迷人光彩,卻空洞的能夠吸進任何事物,黑洞般的眼神毫無波瀾。

鯰尾訥訥問道。

歪了下頭,柔順的銀白髮絲輕輕飄起,似乎散發了一股清冽。感到不解似的,紫眸亦表達了疑惑,雖然只有一瞬的感情波動,但折射出的光彩忽然更強了些,接著俊冷的聲線道出最直接、也挺傷人的話語,

「你、游得好慢、我、等好久了。」

………吃土吧!

鯰尾瞬間黑氣直冒。

我那是悠閒!誰跟你好慢啊!直接下水不就好了嗎!白痴!

頭上原本因水而塌下的呆毛,如今炸了起來,在眼角抽搐的頭上跳啊跳。

無以名狀的怒氣竄升,緊緊拳頭正想反唇相譏,不自覺往前傾卻忘記這時,

一人置身水中,一人立於岸上。

很顯然另一人也忘了這件事。

只見他傾身,他反射地往後躲,地面濕滑——

「——嘩啦譁啦!」

一道華麗的水花。

雙雙跌進水裡。

鯰尾就在對方後傾的瞬間意識到危險,對方只在腳下一虛時露出微微吃驚的表情,就被鯰尾一把抓住小腿,但沒控制住的力道過於猛烈一拉。

對方直接撲進水裡。

幾乎是本能使然,鯰尾緊抱住那銀髮身影,沉入池底。

啊啊好險——

浮出水面後,兩人皆顯得呆滯,放空狀態下,沒意識到他們的姿勢如何曖昧—

鯰尾雙手環住對方纖瘦的腰,因水的浮力,對方的腿纏在鯰尾大腿上,下巴埋在頸肩,緊張後的微微喘氣,滲入彼此髮際。

對方先意識到有些變味的氣氛。

迅速掙開懷抱,退至安全距離。

鯰尾這才回過神。

「謝謝。」

俊冷聲線依舊,但臉上不受控制的駝紅軟化了原本拒人千里之外冰牆。

「不,沒事,那個——」

鯰尾撓撓黑色的長髮,臉上亦掛著些微的晚霞,有些不好意思地開口——

「請問你叫什麼名字?」

為緩解尷尬,連忙轉移話題,看那銀白色的頭可愛地往旁一歪,鯰尾知道:轉移成功!

「骨喰,骨喰藤四郎。」

雙眸不可置信的睜大,呆毛也隨之一僵。

藤…藤藤四郎…!

乍聞同樣的姓氏,鯰尾先是踉蹌了一下差點又沉進水池,接著腦內閃過一個熟悉又陌生的影像——

——一抹白影遠去,一抹黑影在後面哭喊,叫得聲嘶力竭,淚流如注,卻永不見那醉人的身影,那最後一抹,回頭的笑靨——

「怎麼了?被我撞傷了嗎?」

思緒一回就看到那近得能感受彼此呼吸的臉,擔憂的表情毫無保留地釋出,鎖緊那佼好的眉,英挺鼻子下微抿著兩片薄唇,閃爍瑩紫光芒的眼現在增添了一點赭色。

鯰尾無法反抗,那不自覺散發出的魅力,他只是搖了搖頭,視線未曾離開對方的紫瞳,不知名的恐懼閃現,又隨即沉寂——

他似乎會害怕,對方離去的背影。

「不…不,沒事,你沒撞到我。」

「那就好。」

只見骨喰雙手往後一撐,俐落地上岸,銀髮滴落晶瑩的水珠,沿著本就白皙如玉脂的皮膚下滑,襯得週遭幾乎亮了起來。

「抓住。」

「蛤?」

鯰尾怔怔看著伸在眼前的手,修長的指頭微微屈起,仿佛邀請對方來到身邊。

「抓住,上岸。」

聲音透露出不耐,鯰尾連忙緊握,另一隻手用力撐起。一上岸,骨喰先是緊抓著肩,扶穩他。

「謝謝你,骨喰。」

「嗯,不會。」

時間似乎睡著了,靜謐的氣氛蔓延,緩緩伸出手,竟有些不由自主地想要,想要——

撫上他的臉龐——

「那邊兩位!上課了!」

鯰尾手定在空中,尷尬的迅速收回背後——

呼好險,差點就真的碰到了。

不過為何,會有這種慾望呢?

「再見。」

恢復冷峻的聲音再度響起。

白色身影迅速轉身,往他的班級走去,鯰尾看著他,總覺得有些眼熱。

毫無贅肉的肌理包覆雙腳,真的不像一個男生會有的美麗雙腿深刻在心中。

「鯰尾!來第二水道!」

「喔,好的!」

不捨地轉過頭,鯰尾也加快速度回班上。

無法忘記方才的光景——

八秒。





謝謝大大們的閱讀!
愛你們歐啾咪~

足的誘惑(鯰骨)01

這是我的第一章鯰骨(請多多指教)
希望不會雷到大家~
清水向
(骨喰真的好美好喜歡~)
請多留言讓我知道大大們的想法哦!(希望有愛心~)
正文以下

好美…
好白…
真想…就這樣看著…
直到鐘響的那刻。


鯰尾走在游泳池畔,今天是刀劍學校高一新生的第一堂游泳課,很顯然名字有魚的對水都情有獨鍾,過於興奮的他一下課就衝了過來,反而現在老師都還沒到,整座游泳池連水波都安靜沉睡。

很無聊。索性翻身躍入泳池,感受到水溫柔的包覆,清涼地褪去煩躁,細膩撫摸著皮膚仿佛上等綢緞般,一個蹬腿,迅速往前劈開水幕。

翻身、換氣、踢水,在炎熱的五月天,陰涼的室內游泳池冷靜了鯰尾混亂的思緒。

深吸一口氣。決心好好悶在水裡,慢慢整理上刻的混亂。

午餐時間一直是鯰尾一天裡最期待的,一如往常地跟小時孤兒院的朋友們在花圃吃飯,儘管這裡的蚊蟲不是普通的多,但卻是他們五人的秘密基地。

亂、厚、前田、平野,這四人與鯰尾九年前待在同個孤兒院,比鯰尾都要小一歲,也晚一年進來,因為都是從同個地方撿回來的,那邊的老師推測他們應該是兄弟,就取了同樣的姓——藤四郎。可能是姓氏上的親近感,他們的感情也緊密的嚇人,但總感覺,似乎還有一人,也與他們要好——

打住,跑太遠了。

中午的快樂小聚餐是個秘密,不是因為這多見不得人或違反校規,單單只是為了滿足他們小團體間深厚感情的驕傲感,仿佛一說「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哦!」得意與深刻的羈絆便烙印於彼此身上。

但就在他們吃完準備大聊特聊時,一道身影閃進了花叢,站在他們面前。

不認識。面面相覷,沒有人知道這個女生的來歷。

「鯰尾藤四郎,我終於找到你了。」

他們更加鬱悶了,明明這裡是秘密基地,怎麼會有人知道他們在這裡?

全部的人一齊瞪向一樣不知所措的鯰尾。

鯰尾被瞪的很無辜,誰知道她是誰啊!更別說我根本沒告訴任何人這個地點!

「對不起,請問妳是—?」

「隔壁班的審丸,」

鯰尾現在就想打發這個聽都沒聽過的人走,只見他正要開口,

「我喜歡你,請你跟我交往!」

那名為審丸的女生撐大烏亮的雙眼,連高束起的馬尾都激動地搖晃,握住鯰尾的手緊得發白,全身都在叫囂著喜歡。

鯰尾傻住了,甚至忘記抽回方才告白時被緊握的手,其他人也是目瞪口呆,不是沒遇過臉紅心跳的告白場面,只是這太驚嚇,把他們素來的淡定穩重給嚇跑了。

偷啄了一口。滿面春風的女生笑著邊跑邊喊「我會等你的答覆的!」離開,但鯰尾當然是什麼也沒聽進去。

我竟然被隨意的握手了!還被偷親!天啊我的初吻,我的初次牽手,還給我呀!

當鯰尾激動地腹誹時,沒有察覺到心底湧上的一股違合感。

五人的快樂聚餐就在所有人尚未回魂狀態下結束。

回想結束。離鐘聲響起還有一分鐘,先游上岸吧。 鯰尾心想。

從水道中央浮起,慢悠悠地往盡頭游去。

「欸,別想了,有空就去解釋吧,怎麼知道那個地點的呢,還真是奇——」

想著想著抵達終點,正要撐起手上岸,上頭忽然被一道黑影覆蓋。

「誰啊?你—」

抬頭,撞進眼裡的是一雙腿。鯰尾愣住了。

好美…
好白…
如果可以的話…
看至鐘響的那刻……

「好慢。」

腿的主人說話了,聲音平淡而冰冷,直接得見血,卻又清脆悅耳。

鐘響了。

三秒。

天啊打完自己看真是不堪入目!(眼神死)
看來我需要多加練習啊(熱血沸騰中)
希望大大們喜歡這個故事~
愛你們哦(飛吻一個~





嗷嗷嗷之後也來寫個安清唄~
圖源:Facebook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這是有關腳的故事

#刀劍亂舞同人#鯰骨#現代

故事設定
鯰寶寶和喰寶寶都是高中生
爺爺老師梗
刀劍學校(喂有夠隨便

哈哈不雷者來吧

其實沒有文這只是預告(被揍死

預估小短篇但很多,圍著腳ㄚ打轉

歡迎大家來期待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