冰雁

鯰骨×安清永遠不分離~

足的誘惑(鯰骨)01

這是我的第一章鯰骨(請多多指教)
希望不會雷到大家~
清水向
(骨喰真的好美好喜歡~)
請多留言讓我知道大大們的想法哦!(希望有愛心~)
正文以下

好美…
好白…
真想…就這樣看著…
直到鐘響的那刻。


鯰尾走在游泳池畔,今天是刀劍學校高一新生的第一堂游泳課,很顯然名字有魚的對水都情有獨鍾,過於興奮的他一下課就衝了過來,反而現在老師都還沒到,整座游泳池連水波都安靜沉睡。

很無聊。索性翻身躍入泳池,感受到水溫柔的包覆,清涼地褪去煩躁,細膩撫摸著皮膚仿佛上等綢緞般,一個蹬腿,迅速往前劈開水幕。

翻身、換氣、踢水,在炎熱的五月天,陰涼的室內游泳池冷靜了鯰尾混亂的思緒。

深吸一口氣。決心好好悶在水裡,慢慢整理上刻的混亂。

午餐時間一直是鯰尾一天裡最期待的,一如往常地跟小時孤兒院的朋友們在花圃吃飯,儘管這裡的蚊蟲不是普通的多,但卻是他們五人的秘密基地。

亂、厚、前田、平野,這四人與鯰尾九年前待在同個孤兒院,比鯰尾都要小一歲,也晚一年進來,因為都是從同個地方撿回來的,那邊的老師推測他們應該是兄弟,就取了同樣的姓——藤四郎。可能是姓氏上的親近感,他們的感情也緊密的嚇人,但總感覺,似乎還有一人,也與他們要好——

打住,跑太遠了。

中午的快樂小聚餐是個秘密,不是因為這多見不得人或違反校規,單單只是為了滿足他們小團體間深厚感情的驕傲感,仿佛一說「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哦!」得意與深刻的羈絆便烙印於彼此身上。

但就在他們吃完準備大聊特聊時,一道身影閃進了花叢,站在他們面前。

不認識。面面相覷,沒有人知道這個女生的來歷。

「鯰尾藤四郎,我終於找到你了。」

他們更加鬱悶了,明明這裡是秘密基地,怎麼會有人知道他們在這裡?

全部的人一齊瞪向一樣不知所措的鯰尾。

鯰尾被瞪的很無辜,誰知道她是誰啊!更別說我根本沒告訴任何人這個地點!

「對不起,請問妳是—?」

「隔壁班的審丸,」

鯰尾現在就想打發這個聽都沒聽過的人走,只見他正要開口,

「我喜歡你,請你跟我交往!」

那名為審丸的女生撐大烏亮的雙眼,連高束起的馬尾都激動地搖晃,握住鯰尾的手緊得發白,全身都在叫囂著喜歡。

鯰尾傻住了,甚至忘記抽回方才告白時被緊握的手,其他人也是目瞪口呆,不是沒遇過臉紅心跳的告白場面,只是這太驚嚇,把他們素來的淡定穩重給嚇跑了。

偷啄了一口。滿面春風的女生笑著邊跑邊喊「我會等你的答覆的!」離開,但鯰尾當然是什麼也沒聽進去。

我竟然被隨意的握手了!還被偷親!天啊我的初吻,我的初次牽手,還給我呀!

當鯰尾激動地腹誹時,沒有察覺到心底湧上的一股違合感。

五人的快樂聚餐就在所有人尚未回魂狀態下結束。

回想結束。離鐘聲響起還有一分鐘,先游上岸吧。 鯰尾心想。

從水道中央浮起,慢悠悠地往盡頭游去。

「欸,別想了,有空就去解釋吧,怎麼知道那個地點的呢,還真是奇——」

想著想著抵達終點,正要撐起手上岸,上頭忽然被一道黑影覆蓋。

「誰啊?你—」

抬頭,撞進眼裡的是一雙腿。鯰尾愣住了。

好美…
好白…
如果可以的話…
看至鐘響的那刻……

「好慢。」

腿的主人說話了,聲音平淡而冰冷,直接得見血,卻又清脆悅耳。

鐘響了。

三秒。

天啊打完自己看真是不堪入目!(眼神死)
看來我需要多加練習啊(熱血沸騰中)
希望大大們喜歡這個故事~
愛你們哦(飛吻一個~





评论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