冰雁

鯰骨×安清永遠不分離~

足的誘惑(鯰骨)02

總覺得劇情有點拖Orz…
各位大大賞個臉唄哈哈~
有種越來越像free的感覺……
我家鯰寶寶一直發呆(這樣是追不到人的!
忘了說~這是he哦happy ending~
希望大家會喜歡!
一下正文↓↓







「什…什什麼好慢?」

鯰尾尋著聲源往上看去,逐漸,絲絲白縷晃進眼簾,對上了一對紫眸,仿佛無基質紫水晶般閃耀著迷人光彩,卻空洞的能夠吸進任何事物,黑洞般的眼神毫無波瀾。

鯰尾訥訥問道。

歪了下頭,柔順的銀白髮絲輕輕飄起,似乎散發了一股清冽。感到不解似的,紫眸亦表達了疑惑,雖然只有一瞬的感情波動,但折射出的光彩忽然更強了些,接著俊冷的聲線道出最直接、也挺傷人的話語,

「你、游得好慢、我、等好久了。」

………吃土吧!

鯰尾瞬間黑氣直冒。

我那是悠閒!誰跟你好慢啊!直接下水不就好了嗎!白痴!

頭上原本因水而塌下的呆毛,如今炸了起來,在眼角抽搐的頭上跳啊跳。

無以名狀的怒氣竄升,緊緊拳頭正想反唇相譏,不自覺往前傾卻忘記這時,

一人置身水中,一人立於岸上。

很顯然另一人也忘了這件事。

只見他傾身,他反射地往後躲,地面濕滑——

「——嘩啦譁啦!」

一道華麗的水花。

雙雙跌進水裡。

鯰尾就在對方後傾的瞬間意識到危險,對方只在腳下一虛時露出微微吃驚的表情,就被鯰尾一把抓住小腿,但沒控制住的力道過於猛烈一拉。

對方直接撲進水裡。

幾乎是本能使然,鯰尾緊抱住那銀髮身影,沉入池底。

啊啊好險——

浮出水面後,兩人皆顯得呆滯,放空狀態下,沒意識到他們的姿勢如何曖昧—

鯰尾雙手環住對方纖瘦的腰,因水的浮力,對方的腿纏在鯰尾大腿上,下巴埋在頸肩,緊張後的微微喘氣,滲入彼此髮際。

對方先意識到有些變味的氣氛。

迅速掙開懷抱,退至安全距離。

鯰尾這才回過神。

「謝謝。」

俊冷聲線依舊,但臉上不受控制的駝紅軟化了原本拒人千里之外冰牆。

「不,沒事,那個——」

鯰尾撓撓黑色的長髮,臉上亦掛著些微的晚霞,有些不好意思地開口——

「請問你叫什麼名字?」

為緩解尷尬,連忙轉移話題,看那銀白色的頭可愛地往旁一歪,鯰尾知道:轉移成功!

「骨喰,骨喰藤四郎。」

雙眸不可置信的睜大,呆毛也隨之一僵。

藤…藤藤四郎…!

乍聞同樣的姓氏,鯰尾先是踉蹌了一下差點又沉進水池,接著腦內閃過一個熟悉又陌生的影像——

——一抹白影遠去,一抹黑影在後面哭喊,叫得聲嘶力竭,淚流如注,卻永不見那醉人的身影,那最後一抹,回頭的笑靨——

「怎麼了?被我撞傷了嗎?」

思緒一回就看到那近得能感受彼此呼吸的臉,擔憂的表情毫無保留地釋出,鎖緊那佼好的眉,英挺鼻子下微抿著兩片薄唇,閃爍瑩紫光芒的眼現在增添了一點赭色。

鯰尾無法反抗,那不自覺散發出的魅力,他只是搖了搖頭,視線未曾離開對方的紫瞳,不知名的恐懼閃現,又隨即沉寂——

他似乎會害怕,對方離去的背影。

「不…不,沒事,你沒撞到我。」

「那就好。」

只見骨喰雙手往後一撐,俐落地上岸,銀髮滴落晶瑩的水珠,沿著本就白皙如玉脂的皮膚下滑,襯得週遭幾乎亮了起來。

「抓住。」

「蛤?」

鯰尾怔怔看著伸在眼前的手,修長的指頭微微屈起,仿佛邀請對方來到身邊。

「抓住,上岸。」

聲音透露出不耐,鯰尾連忙緊握,另一隻手用力撐起。一上岸,骨喰先是緊抓著肩,扶穩他。

「謝謝你,骨喰。」

「嗯,不會。」

時間似乎睡著了,靜謐的氣氛蔓延,緩緩伸出手,竟有些不由自主地想要,想要——

撫上他的臉龐——

「那邊兩位!上課了!」

鯰尾手定在空中,尷尬的迅速收回背後——

呼好險,差點就真的碰到了。

不過為何,會有這種慾望呢?

「再見。」

恢復冷峻的聲音再度響起。

白色身影迅速轉身,往他的班級走去,鯰尾看著他,總覺得有些眼熱。

毫無贅肉的肌理包覆雙腳,真的不像一個男生會有的美麗雙腿深刻在心中。

「鯰尾!來第二水道!」

「喔,好的!」

不捨地轉過頭,鯰尾也加快速度回班上。

無法忘記方才的光景——

八秒。





謝謝大大們的閱讀!
愛你們歐啾咪~

评论(2)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