冰雁

鯰骨×安清永遠不分離~

足的誘惑03(鯰骨)

啊哈哈我拖好久了(吐舌><)
感覺腳戲份越來越少了(離題離題啦!!!
接近期末小的實在忙…(學生檔的無奈
快要接近核心啦請大家多多觀照~(被打)
以下正文↓↓↓↓↓↓↓


骨喰現在很煩躁。

近17年的人生裡,他一直是冷著一張臉,心硬的跟石頭一樣過來的,就他現在的鄰居的話來講,就是「一張瓦楞紙,還是空白的」

不是故意疏遠他人,而是天生高冷的氣質讓他不懂得如何與他人交往,當然他也不在意。

「交朋友,有什麼意義嗎?」

每次他熱心的舍監問他學校生活,都是這個回答。

其實他不是沒有朋友,而是不認為那叫朋友。與人的對答覺得是基本的禮貌,對方跟他攀談也不是非得拒絕。

但稱之為朋友,他認為太過束縛了。

以這個名義換成另一個角色,依這個角色的潛在規則行事,他不認為雙方變成「朋友」後會比較快樂。

所以骨喰藤四郎,在這17年光陰裡,沒有朋友。





一想到剛剛的事,就覺得心裡萬馬奔騰。

烏黑的長直髮被泳池的波光映射,襯得更加烏亮,跟自己雷同的紫色眼眸,帶了點深沉,雖然皮膚不像自己般白皙,但就男生而言也是耀眼的白,很健康的那種;身高目測比自己矮,但也只有一點,腿又細又長,感覺有些營養不良,因上岸而交握的手帶點薄繭,沙沙的蹭著應該很舒服吧……

天啊,我在想什麼!

冷酷的臉剎那飛過一抹嫣紅,因為表情依舊面癱,一旁同學還以為他嗆水了,急忙幫他拍背。

道過謝,骨喰繼續思考剛剛的黑色人影,越想越覺得,剛剛一瞬間的臉紅,是源於一股莫名的熟悉感,細細地、很溫暖的氣息,讓人不禁放鬆下來、想依靠上去。

太奇怪了。從沒有過這種討厭的說不清的感覺。

骨喰大吸一口氣沉進水底。

水裡很寧靜,而且沒有那討厭的妖冶的火熱,只有涼意包覆其中,溫柔地環著他,仿佛全世界只剩自己一人的呼吸。

沒有那、討厭的、妖冶的火熱。

——坍塌的屋子發出恐怖的轟隆聲,四處亂竄的烈火燒得劈劈啪啪。

——開始融化的空氣一層一層黏到皮膚上,流進肺裡。

——虛弱,但能聽到由遠而進的呼喊聲,卻不很清晰。

——啊,要不行了。有人跌撞著衝破燃起的木門。

——有人在用力的搖他,似乎也大聲喊著自己。

——他是誰?為什麼來救我?後來呢,他在哪?

他是誰?他是誰?

他是誰他是誰他是誰他是誰!他到底是誰!

骨喰抱著痛得要滲血的頭,不清楚有沒有尖叫,他只知道頭好痛、好痛。

一種遺忘了珍貴事物的痛。

放棄回想,放棄主宰身體的痛楚,任由意識模糊。

沉在水裡,被放逐的感官無意識間感覺到一雙手將他抱起,很溫柔的將他放在懷裡。

啊……是他。

骨喰如是想。





「啊你醒了!老師老師,骨喰他醒了!」

一睜眼,應該要是白皚皚的天花板的,卻只見一片黑瀑和閃爍擔心的紫眸。

看不出來他到底是開心還是難過,明明嘴開心地咧著幾乎都要斷了,但眼淚鼻涕卻流個不停,這兩種表情混合在一起,實在是——

「醜死了,蠢死了。」

「啊啊你怎麼這樣說啊啊!」

骨喰捏住對方的耳朵,臉實在慘不忍睹,不是很想碰。

看著鯰尾不知是因為話語還是耳朵在那邊嘟嘴大聲抗議,心情是前所未有的好。

「還不知道……你的名字…」

趁著鯰尾好不容易安靜時,小聲說道。

只見對方迅速回神,晶亮的紫眸撐得老大,然後露出燦爛的笑,像是要把冰塊融化般,他的愉悅也包裹著骨喰。

「鯰尾,鯰尾藤四郎喔!」

大大漾起的笑容,讓人目炫神迷,讓人忍不住想靠近,讓人——

動容地落淚。

「骨喰!骨喰你怎麼了!骨喰!」

豆大的淚珠滑落白皙的臉龐,微紅的眼微紅的鼻,不知怎地令人一陣陣的心痛,想要疼他,疼到再也看不到他難過的模樣,希望他一直就是原本的樣子,面癱面癱的,卻很精神飽滿,對任何事物抱有好奇心。

哭泣中的骨喰顯然把鯰尾弄得不知所措。

「呃…好啦好啦,不要哭了嘛,我知道都姓藤四郎把你嚇到了,但也不用……」

猛地抬起臉,淚都未乾,骨喰這才意識到——

藤四郎!都姓藤四郎!

沒記錯的話這是母親說過,存有羈絆的姓,是很小時……欸?很小時的什麼?

陷入打結的回憶中,越思及就越是難受,但怎麼樣就是想不起來七歲以前的事。

原本從來不在意失意這檔事,覺得過好現在的日子,別忘了該做的事就好。

但現在,他極度想要回想起。

眼前的這個黑髮身影,短短不到一小時內,觸及了回憶太多次,多到他開始在意,以前的他們有過什麼。

應該是有的,熟悉感很強烈。

但對方也是剛認識的樣子,總不會兩人都失意吧。

看著鯰尾擔心卻笨拙的蠢樣,骨喰決定先不管記憶問題。

忍不住拍拍他頂上呆毛,看到他怔住傻住臉還淡淡地浮出粉色,嘴角不受控制的上揚。

「怎…怎麼了…你…!」

笑起來的骨喰好美,仿佛周遭飄起了櫻花。

帶著笑意地看著。

帶著沉醉地看著。

——十秒。

怎麼有種OOC感……
骨喰似乎要反攻?!
小的已累,回家啃書(喀滋喀滋
大家有沒有發現為何鯰寶寶會出現在保健室呢?
啊哈哈我也不知道欸去問他…唔!(n次被打)

评论(3)

热度(9)